[用户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您的位置: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 媒体遵医0

《遵义日报》报道一封写在抗疫一线的入党申请书

来源:《遵义日报》  作者:吴杰、刘伊霜  2020年2月13日  阅读次数:196

《遵义日报》报道一封写在抗疫一线的入党申请书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我有机会战斗在疫情防治的第一线,看到身边的党员在临床一线的工作中表现出党员特有的敬业和担当,主动奉献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27日,在湖北鄂州市中心医院,来自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批援助鄂州医疗队队员何礼峰向党组织郑重递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

“这次参加疫情防控工作,对我触动很大。报名时,他们都说‘我是党员让我上一线’,我非常羡慕。从那一刻起,我特别想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记者采访时,何礼峰在电话那头回忆起自己写下入党申请书的情景,激动不已。他说:“申请入党是我想了好久的事,今天我终于迈出了坚定的一步。我不仅是父母的儿子,孩子的父亲,更是一个中国人,我相信我今天的选择会是父母的骄傲,儿子未来的榜样。”

入党申请书是何礼峰在当天上夜班前两小时写的。何礼峰是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一病区的一名护士,当得知医院要派医护人员支援湖北时,他第一时间报了名。何礼峰说,“当时医院报名的人太多,还怕自己选不上。尽管大家都知道有危险,也会很累,却都抢着报名。这就是我们这个团队的精神,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127日,何礼峰成为了我市第一批援助湖北的医护人员。

在鄂州市中心医院呼吸重症医学科的每一天都很忙,何礼峰每天上班前穿戴防护服、隔离衣、防护鞋套、普通鞋套、一次性帽子,一次性手套……一套标准流程下来,他的后背就已经开始淌汗了。穿好所有的“战斗装备”后,他就开始接班,为病人翻身、换床单、吸痰、喂饭、调整呼吸机参数……他在病房内跑来跑去,像个陀螺一样。等做完所有的工作,他终于有时间在凳子上坐一坐,低头一看,自己脚上的三层防护鞋套已经磨破。

有一次,他正准备给下一个病人做口腔护理时,来了一位加床收的新病人,病人病情很重,他立即给病人做气管插管,接上呼吸机,打中心静脉置管,导尿、吸痰、配药、镇静镇痛、抽血……全部都由他一个人完成,因为整个呼吸重症医学科的病区内每班只有3个护士,要管理9个危重症病人,所以他的队友也抽不开身来帮他。一通忙碌后,何礼峰看了看自己,手套上全是病人的血液、痰液,护目镜里不知是蒸汽水还是汗水,已经积成了小水洼。

每天他们都是超负荷地在运转。由于长时间的工作,何礼峰告诉记者,除了身心疲惫以外,耳朵也很“遭罪”,因为长时间戴口罩,耳朵已经被勒得失去了知觉,双手每天被汗水泡得发白、脱皮。为了能够和病人更好地沟通,何礼峰还在网上自学了一些简单常见的武汉话。

这段时间对于何礼峰来说,妻子敖正杰是他最大的支持者,也是他的精神支柱。敖正杰是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一名护师,他和妻子相识于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的病区内,以前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后来他们结婚了,妻子调到了其他科室。提到何礼峰申请去抗疫一线,她表示很能理解,“因为我们都是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是我们的本职。”她表示:“虽然我没能去抗疫一线,但我为他管好了‘大后方’,家里的一切都不要他操心,只是很想他,觉得他们很辛苦,希望他们能吃饱、睡好、身体好,愿疫情快点结束,他们能早日平安归来。”朴实的语言饱含了她对丈夫浓浓的思念之情和担忧。

何礼峰说:”不知道这场战役什么时候结束,但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不管有多艰难,我一定不会退缩。” 

《遵义日报》2020213日(星期四)第4

网址链接:

http://cnepaper.com/zyrbszb/html/2020-02/13/content_4_2.htm



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微信公众号


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预约挂号APP